煮月为酒

我要月亮奔我而来

【德哈】下午三时

       隐痛由一封象牙色丝绸捆扎的请柬寄来。下午三时,阵雨开始。西面的玻璃窗总是颤动得更厉害一些,它产生不可视的裂纹。哈利波特拨开插销,西风长驱直入。亚麻窗帘勾勒出风的形状,茶几上粗暴打开的请柬被窥去。


       雨水沿着亚麻布的轨迹重重摔落,晕湿洒过金粉的手写体,字迹偶尔难以辨认,假装是写下时就已在哽咽。但这没有任何区别,羽毛笔在他心脏上刻下印迹,通顺流畅,不忍卒读。他竭尽全力抹掉崭新的记忆,而一字一句漂浮着在脑海中重新排列。


       他灌自己一口火焰威士忌,在胸口点燃一道雷鸣。这属于胜利的酒亦为他提供一小时失败者的逃避乐园,借来的乐园。威士忌太烈,烧灼感令心脏的震颤被放大百倍。哈利更想念一杯金黄色的气泡高杯酒,杯口插半枚小青桔。但自此他将再无法拥有这么一杯酒,因为它只属于一个不再出现的六月午后。它属于德拉科马尔福。


       浅色头发的少年就站在那里,那试图愚弄时间的花园,他穿过金雀花和鼠尾草,手指间流淌着漂浮青桔的熔金。记忆外的哈利看不到他的脸,出于自保的大脑模糊了他的面容。但他记得那个笑,并不掺杂一丝讥讽或是伪装,甚至不含感情的纯粹的笑容。淡红的嘴唇改变了形状,哈利隔着数年光阴遥遥嘶吼,他想说我听不到,你能再说一遍吗?


       但是没有回答,依旧只是一个单薄的轻声低笑,一部分笑声溅落在气泡酒里,被哈利无意间珍藏。多年来他就这样保存着关于德拉科的一切,和所有的记忆一起锁在内心密闭的塔楼。他也属于那座塔楼,被锈蚀的沉重铜锁羁留,即便握着钥匙也无法扭转锁芯。他放下过绳索,而他以为的那个人没有来。


      他只是从高塔的小窗向外仰望,一方灰蓝色的清冷天空,安静,沉默,间或星坠。他无力描述德拉科马尔福在他的棱镜里拥有怎样的形貌,更无法重述他带给他心脏怎样的颤栗。他只能捕捉德拉科的名字出现在舌尖时脑海闪过的第一样事物。是十一月有霜的早晨穿过球场的风,月光凝固的阁楼,水草缠结的暗流,帐幔后面影影绰绰的灯光,还有伴夏日最后一朵玫瑰一道枯萎的钝痛。而这些都将在婚礼后被埋葬。


       一只勾勒浓金的黑凤蝶踉跄着飞越窗台,垂死挣扎着落入哈利伸出的掌心。这种属于鸢尾花丛的生命和他指腹的薄茧不兼容,但蝴蝶的触感刹那间使他想起一个温暖湿润的亲吻。他看见迷离的灰蓝色瞳孔,睫毛沾了水珠,慵懒疲惫,从此他无法逃脱。


       他捉住了蝴蝶的翅膀,凤蝶在手指牢笼里奋力抓挠,终于他无意识地松开了手指,蝴蝶摇摇晃晃地按原路逃离。


       了无踪迹。只剩下一痕金色的磷粉,被泪滴正中靶心。